當前位置:中國對聯(lián)網(wǎng)首頁(yè)對聯(lián)知識對聯(lián)技巧對聯(lián)教程:十分鐘說(shuō)透對仗那些事

對聯(lián)教程:十分鐘說(shuō)透對仗那些事

2019-01-22 09:24:39金銳何愁白藏閣 0條評論

對聯(lián)的核心特征是對仗,但是對仗出現得比對聯(lián)早多了!兑住吩弧耙魂幰魂(yáng)之謂道”,可以說(shuō)這種對仗之美是中國人的傳統審美,甚至超越了文學(xué)的范疇。在對聯(lián)出現之前,先秦的《詩(shī)經(jīng)》《左傳》都有大量對仗,比如“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lái)思,雨雪霏霏”,又如“大隧之中,其樂(lè )也融融;大隧之外,其樂(lè )也泄泄”,等等。再之后,律詩(shī)和駢文自不必說(shuō),對仗是它們的“必選科目”,而散文和古體詩(shī)也不乏對仗的因素。至于對聯(lián),則是將這種對仗美發(fā)揮到極致,成為一種以對仗為核心的獨立文體。


那么,什么是對仗,怎樣在創(chuàng )作中應用對仗呢?這個(gè)問(wèn)題看起來(lái)非常簡(jiǎn)單——對仗與對偶大同小異,恐怕連小學(xué)生都懂,難道還有什么需要研究的嗎?可惜事實(shí)是殘酷的,很多人對對仗的理解似是而非,應用起來(lái)更是錯漏百出,甚至有不少人用自己僵化的對仗觀(guān)念去衡量他人作品,那真是誤己誤人了。


鑒于此,我想非常有必要認真梳理一下對仗的概念以及應該怎樣運用對仗。需要說(shuō)明的是,我沒(méi)有文字學(xué)、修辭學(xué)、語(yǔ)法學(xué)的科班功底,以下只是從實(shí)際創(chuàng )作的角度出發(fā),在古人律詩(shī)或對聯(lián)作品的基礎上,談一些自己的經(jīng)驗和心得。想來(lái)是有不少不嚴謹的地方,也只好勉強開(kāi)解自己“雖不中亦不遠矣”吧。


詞性與結構


如果用現代漢語(yǔ)解釋對仗的特點(diǎn),應該可以概括為“詞性相近”。


“詞性”是現代漢語(yǔ)的總結,古人沒(méi)有這個(gè)概念,如果生搬硬套,難免似是而非。但是介于加入“詞性”的概念便于理解,所以在初學(xué)階段可以暫時(shí)性引進(jìn)。不過(guò)千萬(wàn)不可拘泥,這就像一根拐棍,當能夠正常走路之后,就一定要堅決地拋開(kāi)它。因此,這里不說(shuō)“詞性相同”而說(shuō)“詞性相近”。


現代漢語(yǔ)將詞性分為以下幾類(lèi):

實(shí)詞類(lèi):名詞、動(dòng)詞、形容詞、區別詞、代詞、數詞、量詞

虛詞類(lèi):副詞、介詞、連詞、助詞、語(yǔ)氣詞、擬聲詞、嘆詞


相同詞性肯定是可以形成對仗的,我們要研究的是對仗的邊界。


首先看最重要的名詞。直觀(guān)來(lái)看,名詞和代詞肯定可以相對,比如“海闊無(wú)涯天作岸;山登絕頂我為峰”,“天”是名詞,“我”是代詞。此外,名詞有時(shí)也可以和數詞、量詞、形容詞等形成對仗:


名詞對數詞:海國煙霞籠寶樹(shù);一天星斗燦云阿。

名詞對量詞:解帶千山雨;談天一片云。

名詞對形容詞:塵榻每緣佳客下;清風(fēng)還許后生傳。


動(dòng)詞和形容詞是天然可以形成對仗的,比如“潮平兩岸闊;風(fēng)正一帆懸”,“闊”是形容詞,“懸”是動(dòng)詞。此外,動(dòng)詞還可以和連詞、介詞、副詞等對仗:


動(dòng)詞對連詞:藥院愛(ài)隨流水入;山齋喜與白云過(guò)。

動(dòng)詞對介詞:白氣夜生龍在水;碧云秋斷鶴歸天。

動(dòng)詞對副詞:鼎鼎百年皆夢(mèng)幻;悠悠萬(wàn)事判窮愁。


形容詞是修飾名詞用的,那么很容易想到,同樣起到修飾作用的數詞自然可以與形容詞對仗,比如“自信胸中無(wú)一事,得居林下作閑人”,“一”和“閑”就是典型的數詞對形容詞。有些時(shí)候,副詞也可以與形容詞對仗,因為二者都起到修飾中心語(yǔ)的作用,只不過(guò)一個(gè)是修飾名詞,一個(gè)是修飾動(dòng)詞而已,比如“賴(lài)有清吟消意馬;豈無(wú)美酒破愁城”,“清”是副詞,“美”是形容詞。


一般情況下,虛詞的對仗是比較寬泛的,比語(yǔ)氣詞、擬聲詞、嘆詞等,往往都可以打破邊界隨意對仗。也經(jīng)常有虛詞與實(shí)詞相對的情況,前面所舉的連詞對動(dòng)詞、副詞對形容詞都是例子,而助詞與代詞相對更是可以視為工對,比如“君為來(lái)見(jiàn)也;吾其與聞之”。


之所以用了這么多篇幅講詞性對仗,又沒(méi)有明確哪些詞可以對仗哪些詞不能,原因有二:一是說(shuō)明不必嚴格拘泥于詞性對仗,輔助參考即可;二是用詞性分析對仗,既不準確也不方便,實(shí)在沒(méi)有必要。


有些人除了要求詞性對仗,還要求結構對仗。常說(shuō)的“結構”包括兩種,一種是句子結構,一種是詞組結構。句子結構完全不必分析,因為詩(shī)詞對聯(lián)是凝練的文字組合,其中有大量的省略、倒裝,根本無(wú)法也無(wú)須考慮句子結構。比如,“兩個(gè)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按照句子結構分析,“翠柳”是方位狀語(yǔ)后置,“青天”是賓語(yǔ),不需要糾結這種地方。至于詞組結構,比如偏正結構、動(dòng)賓結構、主謂結構等,有人主張詞組結構必須相對,這個(gè)說(shuō)法可以參考但同樣沒(méi)有意義,原因就是前面說(shuō)的:既不準確也不方便。


虛實(shí)死活


既然古人完全沒(méi)有詞性的概念,那么古人是如何判斷是否對仗以及對仗的工整與寬泛呢?明代屠隆在《縹緗對類(lèi)》中有關(guān)于字類(lèi)的解讀:

以“虛、實(shí)、死、活”字教之。蓋字之有形體者謂“實(shí)”,字之無(wú)形體者謂“虛”;似有而無(wú)者為“半虛”,似無(wú)而有者為“半實(shí)”。實(shí)者皆是死字,惟虛字則有死有活。死,謂其自然而然者,如“高、下、洪、纖”之類(lèi)是也;,謂其使然而然者,如“飛、潛、變、化”之類(lèi)是也。


關(guān)于這段話(huà),不必作嚴格的學(xué)術(shù)性分析,大概可以看出,古人是根據字的自身屬性來(lái)分門(mén)別類(lèi)的。與現代語(yǔ)法相關(guān)聯(lián)——實(shí)字基本是名詞,虛字有活字死字,活字是動(dòng)詞、死字是形容詞。對仗的時(shí)候,首先考慮這個(gè)字的意思,然后有一個(gè)大體的歸類(lèi),如果能歸到差不多的類(lèi)別,就可以形成對仗。


對仗中最重要的是實(shí)字。在古人看來(lái),并非實(shí)字對實(shí)字即可,這只能屬于寬對,而精巧的對仗應該運用工對。何謂工對?古人將實(shí)字分為許多門(mén)類(lèi),只有相同門(mén)類(lèi)或相近門(mén)類(lèi)對仗,才能形成工對。實(shí)字的分類(lèi)有很多種,王力在《詩(shī)詞格律》一書(shū)中“依據律詩(shī)的對仗”,將實(shí)字分為天文、時(shí)令、地理、宮室、服飾、植物、動(dòng)物、形體等類(lèi)別,簡(jiǎn)單舉例如下:

天文:日、月、星、云

時(shí)令:春、秋、晨、夕

地理:山、河、地、海

宮室:屋、門(mén)、戶(hù)、窗

服飾:帶、襟、領(lǐng)、袖

植物:花、草、樹(shù)、木

動(dòng)物:魚(yú)、鳥(niǎo)、虎、牛

形體:手、足、耳、頭


除了實(shí)字,還有一些字也可以明顯分類(lèi),比如:

方位:上、下、前、北

數字:獨、三、萬(wàn)、雙

顏色:紅、綠、青、白

人倫:公、父、子、兄

稱(chēng)謂:爾、其、我、君


這些小類(lèi)難以一一列舉,也無(wú)法準確的劃分,每個(gè)人都可以根據字義自行分類(lèi)。除了相同門(mén)類(lèi)可以形成工對以外,不同門(mén)類(lèi)也有遠近的區別,相對較近的門(mén)類(lèi)相對同樣可以視為工對。比如,天文對地理、動(dòng)物對植物、人倫對稱(chēng)謂,等等。


孰公孰寬不需要死記硬背,簡(jiǎn)單歸納就是:如果字A屬于門(mén)類(lèi)甲,字B屬于門(mén)類(lèi)乙,門(mén)類(lèi)甲和門(mén)類(lèi)乙的范圍越小、重合度越高,字A和字B的對仗越工整。比如,牛屬于家畜類(lèi),豬也屬于家畜類(lèi),它們無(wú)疑是工對,虎則是野獸類(lèi),與牛相對就稍寬一點(diǎn),但仍然很工。再寬一些,草對牛,它們都屬于生物(雖然這是當代科學(xué)概念,但是古人花木、鳥(niǎo)獸也屬于臨近的門(mén)類(lèi)),范圍更大了一些,這就介于工對與寬對的邊界。到了“牛對水”或者“牛對日”的時(shí)候,雖然也是合格的對仗,但門(mén)類(lèi)相隔太遠,只能算寬對了。按照這樣的對仗邏輯,白雪當然可以對南山,但是從工整來(lái)講,青云對白雪才是工對。


一副對聯(lián)的優(yōu)劣有很多層面,比如意境、氣象、格調等,對仗只是其中的一個(gè)組成部分。不能說(shuō)工對就一定勝過(guò)寬對,但如果只討論對仗的技巧層面,那當然是越工整的對仗越動(dòng)人。


對仗的基本單位


對仗的基本單位是語(yǔ)素。語(yǔ)素是漢語(yǔ)中最小的音義結合單位,可以是一個(gè)詞,也可以是一個(gè)字,但大多數情況下是一個(gè)字?梢詫⒃~作為整體進(jìn)行對仗,但是不多也不好。比如以下兩個(gè)例子:


澧陽(yáng)書(shū)院(陶澍)

臺接囊螢,如車(chē)武子方稱(chēng)學(xué)者;

池臨洗墨,看范希文何等秀才。


挽甥(彭玉麟)

定論蓋棺,總系才名辜馬謖;

滅親執法,自揮老淚哭羊曇。


兩副對聯(lián)都使用了人名對仗,第一聯(lián)是“車(chē)武子”對“范希文”,第二聯(lián)是“馬謖”對“羊曇”?梢钥吹,第一聯(lián)是以人名為整體進(jìn)行對仗,也就是人名對人名而已。第二聯(lián)則是以單字進(jìn)行對仗,不僅是人名對人名,還把人名中的字拆出來(lái),以“馬”對“羊”形成工對。僅僅從對仗的技法來(lái)看,后者無(wú)疑是遠勝于前者的。


一般情況下,詞的對仗和字的對仗是同步的,比如“清風(fēng)”對“明月”,無(wú)論詞的角度還是字的角度都屬于工對。詞對仗而字不對仗的情況,如前面所說(shuō)“車(chē)武子”對“范希文”,雖然不能說(shuō)失對,但畢竟不算工整。至于字對仗而詞不對仗的情況,我認為是可以屬于工對的,原因如前所述——對仗的單位是語(yǔ)素,語(yǔ)素往往體現為一個(gè)單獨的字。比如,洪亮吉題某酒樓對聯(lián):


第一樓邊浮大白;

初三月上蕩空青。


此聯(lián)的對仗非常有特點(diǎn)。上聯(lián)的“邊”是方位詞,下聯(lián)的“上”是動(dòng)詞,從詞性角度看是不符合的,但是如果從語(yǔ)素的角度,兩個(gè)詞都是“方位類(lèi)”,自然屬于工對,這種對法也可以看作“借對”中的借意對。上聯(lián)的“大白”是酒,下聯(lián)的“空青”是顏色,一個(gè)名詞一個(gè)形容詞,以詞為整體考慮并不對仗,但是具體到每一個(gè)字,“大”和“空”表程度,“白”和“青”表顏色,是非常嚴格的工對。


更加極端的例子,比如丁中翰題西湖宋莊聯(lián):

紅杏領(lǐng)春風(fēng),愿不速客來(lái)醉千日;

綠楊足煙水,在小新堤上第三橋。


最后一分句每個(gè)字都可對仗,又有“千”和“三”等非常工整的對仗,所以連行文的節奏都打破了。這也從另一個(gè)方面說(shuō)明,對仗不必考慮“結構”,無(wú)論是詞組結構、句子結構,還是行文節奏造成的語(yǔ)義結構。當然,這屬于比較高級的對仗技巧,初學(xué)者不易掌握,使用不當也會(huì )出現弄巧成拙的情況。


二十九種對


日本和尚空海曾著(zhù)《文鏡秘府論》一書(shū),其中總結了中國唐代的對仗理論,歸納為“二十九種對”,其中寫(xiě)道:“余覽沈、陸、王、元等詩(shī)格式等,出沒(méi)不同。今棄其同者,撰其異者,都有二十九種對!


“二十九種對”可以看作中國古代的對仗理論體系,其中包括:

正名對、隔句對、雙擬對、聯(lián)綿對、互成對、異類(lèi)對、賦體對、雙聲對、疊韻對、回文對、意對、平對、奇對、同對、字對、聲對、側對、鄰近對、交絡(luò )對、當句對、含境對、背體對、偏對、雙虛實(shí)對、假對、切側對、雙聲側對、疊韻側對、總不對對。


這些對法之中,有一些是專(zhuān)用于寫(xiě)詩(shī)的,比如:“隔句對”是“第一句與第三句對,第二句與第四句對”;“總不對對”是“總不對之詩(shī),如此作者,最為佳妙”。這些與對聯(lián)的對仗規則無(wú)關(guān),以下選取可借鑒的對法簡(jiǎn)而述之:


的名對:就是字字工整的對仗,“凡作文章,正正相對”“初學(xué)作文章,須作此對,然后學(xué)余對也”,比如“東圃青梅發(fā);西園綠草開(kāi)”“砌下花徐去;階前絮緩來(lái)”。


互成對:可以理解為相近門(mén)類(lèi)的字連用組詞,“兩字若上下句安之,名的名對;若兩字一處用之,是名互成對”,比如“天地心間靜;日月眼中明”“麟鳳千年貴;金銀一代榮”。


異類(lèi)對:就是寬對,上下聯(lián)門(mén)類(lèi)相差較遠,“非是的名對,異同比類(lèi)”“其類(lèi)不同,名為異對”,比如“天清白云外;山峻紫微中”“鳥(niǎo)飛隨去影;花落逐搖風(fēng)”。


雙聲對:聲母相同,比如“慷慨氣彌壯;淋漓興未衰”,“慷慨”“淋漓”即是雙聲對。


疊韻對:韻母相同,比如“徘徊夜月滿(mǎn);肅穆曉風(fēng)清”,“徘徊”“肅穆”即是疊韻對。


意對:對仗比“異類(lèi)對”更寬,介于對與不對的邊緣,但是意思連貫,“事意相因,文理無(wú)爽”,比如“客子河梁攜手去;西山秋色上衣來(lái)”。


平對:“平常之對,故曰平對”,比如“云對雪,雨對風(fēng),宿鳥(niǎo)對鳴蟲(chóng)”,和的名對類(lèi)似。


奇對:“既非平常,是為奇對”“出奇而對,故謂之奇對”,比如“陳軫”對“曾參”、“馬頰河”對“熊耳山”,每字都是工對(“軫”“參”為星宿名,“馬”“熊”為動(dòng)物,“頰”“耳”為形體),但與的名對、平對相比,更加出其不意。


字對:也應該屬于工對的一種,但字義轉借相對非常明顯,“不用義對,但取字為對也”“字對者,謂義別字對”,比如“何用金扉敞;終醉石崇家”“行李淹吾舅;誅茅問(wèn)老翁”。


聲對:借聲相對,比如“彤騶初驚路;白簡(jiǎn)未含霜”,“路”借其聲“露”與“霜”形成工對,又如“初蟬韻高柳;密蔦掛深松”,“蔦”借其聲“鳥(niǎo)”與“蟬”形成工對。


側對:借字形的一部分進(jìn)行對仗,比如“馮翊”對“龍首”,本來(lái)是很寬的對仗,但“馮”的右邊是“馬”,與“龍”同屬動(dòng)物,“翊”的右邊是“羽”,與“首”同屬形體,“謂字義俱別,形體半同”。


交絡(luò )對:為了不以對害意,有時(shí)可以改變上下聯(lián)對仗的位置,比如“大江流日夜;西北有高樓”,其實(shí)是以“大江”對“高樓”、“日夜”對“西北”,又如“裙拖六幅湘江水;髻聳巫山一段云”,其實(shí)是以“六幅”對“一段”、“湘江”對“巫山”。


當句對:就是自對,在詩(shī)中的應用大體類(lèi)似于“互成對”,但上下聯(lián)的對仗更寬一些,比如“戎馬不如歸馬逸;千家今有百家存”。在對聯(lián)中,自對的應用非常廣泛,不僅限于一句之間,經(jīng)常會(huì )在長(cháng)聯(lián)中運用幾個(gè)分句的自對,技法也更加豐富,詳見(jiàn)《對聯(lián)創(chuàng )作中自對的應用》一文。


偏對:大概就是不工整的對仗,與“意對”類(lèi)似,“全其文彩,不求至切”“但天然語(yǔ),今雖虛亦對實(shí)”。比如:“亭皋木葉下;隴首秋云飛!薄啊按涸ミ^(guò)靈沼,云旗出鳳城!


雙虛實(shí)對:虛字與實(shí)字進(jìn)行對仗,“此對當句義了,不同互成”,比如“故人云雨散;空山來(lái)往疏”,“云”“雨”為實(shí)字,“往”“來(lái)”為虛字。


切側對:就是對仗在工寬之間,似工非工、似寬非寬,“精異粗同”。比如“浮鐘宵響徹;飛鏡曉光斜”,粗看以“浮”對“飛”、“鐘”對“鏡”十分工整,但是“浮鐘”為鐘聲,“飛鏡”為月,一虛一實(shí),又似寬對。


雙聲側對:就是原本不對仗的兩個(gè)詞由于都是“雙聲”,所以可以看作對仗,“謂字義別,雙聲來(lái)對”。比如“花明金谷樹(shù);葉映首山薇”,“金谷”和“首山”都是雙聲,所以可以對仗(古漢語(yǔ)中“金”為“居音”切,“谷”為“古祿”切,都是“見(jiàn)”母,屬于雙聲)。這個(gè)例子是“二十九種對”所舉,其實(shí)舉得并不好,因為“金谷”原本就可以對“首山”,但我也想不出什么好例子,作者的意思大概是“大地”可以對“崎嶇”,二者雖然不對仗,但是都是雙聲詞,所以可以相對。


疊韻側對:就是原本不對仗的兩個(gè)詞由于都是“疊韻”,所以可以看作對仗,“謂字義別,聲名疊韻對”。比如“平生披黼帳;窈窕步花庭”,“平生”和“窈窕”本來(lái)對仗不工,但因為都是疊韻,所以可以相對。


不為古人諱,空海和尚的“二十九種對”博采而未精研,比如意對和偏對相似、互成對和當句對相似、奇對和字對相似,又如側對、切側對、雙聲側對、疊韻側對等也未免牽強。雖然如此,仔細研究“二十九種對”仍然是不失為一種探索古人對仗法則的重要手段。


常見(jiàn)的對仗方法



在對“二十九種對”歸納總結的基礎上,梳理研究古人的對仗方式,再拓展一些對聯(lián)中常用的對仗技法,即可大概勾勒出適于初學(xué)者學(xué)習的對仗方法,所謂“與古為新,與時(shí)俱進(jìn)”。


工對


工對要求選擇門(mén)類(lèi)相同或相近的字進(jìn)行對仗。古代對韻中有大量的工對,比如“天對地,雨對風(fēng),大陸對長(cháng)空”等。工對是對聯(lián)創(chuàng )作的基礎,在不影響表意的前提下,打磨對仗使其愈發(fā)精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當然,在實(shí)際創(chuàng )作中,很難每字皆求精工,那么選擇幾個(gè)字著(zhù)力推敲就會(huì )起到畫(huà)龍點(diǎn)睛的作用。一般情況下,顏色、動(dòng)物、植物、數字、方位等處的精工對仗是非常抓人眼球的。比如:


西澗草堂(韓夢(mèng)周)

心事數莖白發(fā);

生涯一片青山。


石鐘山昭忠祠內船廳(曾國藩)

拍岸涌驚濤,遼海月明聞鶴語(yǔ);

回瀾憑砥柱,滄江云臥有龍吟。


通州河樓(程德潤)

高處不勝寒,溯沙鳥(niǎo)風(fēng)帆,七十二沽丁字水;

夕陽(yáng)無(wú)限好,對燕云薊樹(shù),百千萬(wàn)疊米家山。


寬對


不能滿(mǎn)足門(mén)類(lèi)相同或相近的對仗,就要歸入寬對的行列。寬對之中也有工寬之別,有的寬對僅僅滿(mǎn)足“以實(shí)對實(shí),以虛對虛”,有些甚至連這個(gè)要求的滿(mǎn)足不了。比如古人聯(lián)語(yǔ)中有“到此且停雙不借;幾人來(lái)作小游仙”之語(yǔ),便是很寬泛的對仗。


有些對聯(lián)工寬交雜,既有精妙的工對,也有幾乎可以看作失對之處。這種工與寬的交雜使用,往往會(huì )將讀者的注意力吸引到“工”的地方而忽略“寬”的地方。比如“身無(wú)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diǎn)通”,“鳳”和“犀”是動(dòng)物、“雙”和“一”是數字,這是極工之處,所以便讓認忽略了“翼”和“通”對仗的寬泛。這種對法在數字、方位等處尤為明顯,比如:


杭州府貢院(阮元)

下筆千言,正桂子香時(shí),槐花黃后;

出門(mén)一笑,看西湖月滿(mǎn),東浙潮來(lái)。


嘉善新安會(huì )館(江峰青)                       

綠水界城隈,同人卜筑北郊,葺舊日亭臺,掃徑未妨留薜荔;

黃山正晴雪,有客飛杯東渡,問(wèn)故鄉春信,來(lái)時(shí)曾否見(jiàn)梅花。


正對、反對、流水對


古人云“正對為劣,反對為優(yōu),流水對最難”,這種說(shuō)法未免極端,應該是為了表達一種追求個(gè)性、自然的對仗態(tài)度。正對就是兩句表達相同的意思,或表達內容向同一方向延伸,比如“萬(wàn)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反對是自己和自己抬杠,從一正一反兩個(gè)方面表意,比如“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wú)辜鑄佞臣”。流水對則是順承而下,讓兩句成為一個(gè)不可切割的整體,比如“玉璽不緣歸日角,錦帆應是到天涯”。


一般情況下,絕大多數對仗是正對,用了“有”“無(wú)”、“是”“非”這種反義詞的對仗往往是反對,而加入虛字表順接或轉乘的時(shí)候就很可能成為流水對了。其實(shí),這三種對法無(wú)需分得太細,因為沒(méi)有一種對法是天然優(yōu)于其他的,也沒(méi)有必要特意強調使用某種對法,一切都應該以符合自己的表達需要為前提。



自對


自對應是從律詩(shī)中的互成對發(fā)展而來(lái),即在一句之中使用同門(mén)類(lèi)的字或詞,而上下句之間的對仗則較為寬泛。比如“江流天地外;山色有無(wú)中”“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dòng)搖”等。由單句對仗的詩(shī)到了多句對仗的對聯(lián),互成對的技法也更加豐富,一般將一聯(lián)之內各分句之間的對仗叫作“當句對”。


自對的手法多樣,也是對聯(lián)對仗的一種非常重要的技法。究其原因,可能是因為對聯(lián)要突出“對仗美”的特點(diǎn),但是對仗有時(shí)也會(huì )造成行文板滯,而且中長(cháng)聯(lián)也會(huì )淡化上下聯(lián)之間的對仗美。為了突出對仗美,也為了增加聯(lián)語(yǔ)的變化,古人聯(lián)作便非常重視自對。


自對種類(lèi)很多,難以逐一列舉,簡(jiǎn)單來(lái)說(shuō),就是一聯(lián)之間形成句間相對之后,上下聯(lián)相同位置可以不再對仗,甚至連重字不重字也不用考慮。很多人不了解對仗的技法和規則,簡(jiǎn)單地以原始樸素的對仗標準判斷某副聯(lián)對仗的工寬乃至是否對仗,這是非常不可取的。


以下舉幾個(gè)當句自對的例子,可以自行歸納自對的方法:

江心寺(王十朋)

青山橫郭,白水繞城,孤嶼大江雙塔院;

初日芙蓉,晚風(fēng)楊柳,一樓千古兩詩(shī)人。


壽沈仲復(俞樾)

以玉堂客作金山主人,旌節將移,且為第一泉小;

歌鶴南飛和大江東去,茱萸未老,好補重九節清游。


岳武穆祠(王澄川)

為臣死忠,為子死孝,大丈大當如此矣;

南人歸南,北人歸北,小朝廷豈求活耶。


挽林則徐(左宗棠)

附公者不皆君子,間公者必是小人,憂(yōu)國如家,二百余年遺直在;

廟堂倚之為長(cháng)城,草野望之若時(shí)雨,出師未捷,八千里路大星沉。



借對


借對是利用漢字的音、形、義等特點(diǎn),假借對仗。最常見(jiàn)的借對是借義對,即某字在詞中或句中的意思無(wú)法與對句形成對仗,但此字另有他義,借他義形成工整對仗。我們所舉的例子中,“馬謖”對“羊曇”、“樓邊”對“月上”、“行李”對“誅茅”等,都屬于借對。再舉一個(gè)典型的例子:“曲中白雪”對“直上青云”,“曲”借“彎曲”之義與“直”相對,“中”對“上”則是“上”借了方位之義,“白雪”本是曲名,也是拆成“白”和“雪”與“青”和“云”分別相對!扒小睂Α爸鄙稀笔欠浅5湫偷慕鑼,“白雪”對“青云”也有借對的要素在其中。


借音對和借形對往往捆綁在一起,因為漢字的音與形總是有千絲萬(wàn)縷的關(guān)聯(lián)。比如“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滄!迸c“藍田”雖然可以成對,但“滄”借音同形似之“蒼”字,和“藍”同屬顏色,對仗便更加精巧了。也有原本極其寬泛,但借對之后便工整許多的對仗,比如“次第尋書(shū)札;呼兒檢贈詩(shī)”,“第”借“弟”與“兒”對仗。當然,也有字形不類(lèi)單純借音的對仗,比如“丹陛祥煙滅,皇闈殺氣橫”,“皇”借“黃”轉為顏色與“丹”相對。


借對不是隨便借的,不然天下幾乎無(wú)不可成對者。使用借對一定要注重“文趣”,不可過(guò)于牽強附會(huì ),而借對之后也應該與“原配”形成工對,不然只能弄巧成拙,難以讓人感受借對的精巧。


無(wú)情對


如果把工對和借對推到極致,就會(huì )形成近于文字游戲的無(wú)情對。無(wú)情對要求上下聯(lián)每個(gè)字都對仗極工整,但上下聯(lián)的意思全不相關(guān)。比如著(zhù)名的“三星白蘭地;五月黃梅天”,每個(gè)字都對仗工整,但上下聯(lián)毫無(wú)關(guān)系。


據說(shuō),無(wú)情對源于張之洞的陶然亭雅集,曾以“樹(shù)已千尋休縱斧”求對無(wú)情對。曾有一人對以“蕭何三策已安劉”,“蕭”借植物義對“樹(shù)”,“劉”借兵器義對“斧”。此句符合無(wú)情對的標準,但上下聯(lián)都很雅致,未能推倒極致,于是另有人對以“果然一點(diǎn)不相干”!肮苯铻椤肮麑(shí)”,“縱”借為“縱然”,“干”借為“干戚”,字字精工,一雅一俗,可謂妙絕。


還有一些字字工對而意思相關(guān)的對聯(lián),比如“孫行者”對“祖沖之”!白妗薄皩O”為人倫,“行”“沖”皆表移動(dòng),“者”“之”為虛字。這種對法也是將對仗的工整推到極致,雖然不是無(wú)情對,但是核心的要素是相同的。


結語(yǔ)


以上是一些常用的對聯(lián)對仗技巧,各有所長(cháng)、各有所短,學(xué)聯(lián)者不妨多方涉獵,切不可偏執一端,以至于刻舟求劍、削足適履。此外,對仗還有很多避忌,比如重字、合掌等,這里就不贅述了,所謂“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是也。

猜您喜歡

評論區

猜您喜歡的對聯(lián)及詩(shī)文:

教程對仗

對聯(lián)分類(lèi)

對聯(lián)知識

熱門(mén)對聯(lián)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