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對聯(lián)網(wǎng)首頁(yè)對聯(lián)知識對聯(lián)技巧傅小松‖淺談楹聯(lián)的對仗技巧

傅小松‖淺談楹聯(lián)的對仗技巧

2019-07-09 23:09:28傅小松聯(lián)齋 0條評論

楹聯(lián)是一種對仗的文學(xué),一門(mén)對仗的藝術(shù)。因此,無(wú)論是創(chuàng )作楹聯(lián)還是鑒賞楹聯(lián),都應該對楹聯(lián)的對仗有一個(gè)全面的了解。楹聯(lián)的對仗,內容非常豐富,也非常精妙,可以說(shuō)是一門(mén)學(xué)問(wèn)。我這里談幾點(diǎn)個(gè)人的粗淺體會(huì )。


一.詞性對仗適當通融可使聯(lián)語(yǔ)更富有生氣

詞性對仗是楹聯(lián)對仗的一個(gè)基本要求,詞性一般分為名詞、代詞、動(dòng)詞、形容詞、數詞、量詞、副詞、介詞、連詞、助詞、嘆詞、語(yǔ)氣詞等十幾類(lèi)。我們講詞性對仗,一般要求是名詞對名詞,動(dòng)詞對動(dòng)詞,形容詞對形容詞,諸如此類(lèi)。但在實(shí)際創(chuàng )作中,許多時(shí)候可根據情況進(jìn)行通融處理。也就是說(shuō),詞性不同的詞也可以構成對仗。而且,這種適當通融不僅無(wú)損于工整,反而使聯(lián)語(yǔ)更富于變化,更有生氣活力和新意。

名詞可與代詞對仗,如山東泰山聯(lián):

海到無(wú)邊天作岸;

山登絕頂我為峰。

此聯(lián)中,以代詞“我”對名詞“天”,大大增加了聯(lián)語(yǔ)的氣勢和表現力。這個(gè)“我”,是其他任何名詞所不能替代的。

形容詞也可以與動(dòng)詞相對,如南通狼山寺聯(lián):

長(cháng)嘯一聲,山鳴谷應;

舉頭四顧,海闊天空。

“鳴”,“應”,屬動(dòng)詞;“闊”與“空”,則是形容詞。

名詞與量詞相對,如岳陽(yáng)樓聯(lián):

四面湖山歸眼底;

萬(wàn)家憂(yōu)樂(lè )到心頭。

“面”對“家”,顯然是名詞對量詞,

此外,還有形容詞對副詞,形容詞對數詞,量詞對數詞等幾種情況,舉例從略。

以上所舉幾副對聯(lián),都是傳世佳作。由此可見(jiàn),詞性對仗不必過(guò)分拘泥。


 

二、巧妙安插小類(lèi)對仗可使聯(lián)語(yǔ)增色

在我國傳統的詩(shī)聯(lián)創(chuàng )作中,詞劃分9大類(lèi),28小類(lèi)。小類(lèi)中,有天文類(lèi)、地理類(lèi)、時(shí)令類(lèi)、宮室類(lèi)、器物類(lèi)、衣飾類(lèi)、飲食類(lèi)、文具類(lèi)、文學(xué)類(lèi)、動(dòng)物類(lèi)、形體類(lèi)、數目類(lèi)、顏色類(lèi)等等。一副對聯(lián),如能作到字字小類(lèi)對仗,無(wú)疑就是工對了。但這樣未免太費苦心,也沒(méi)有必要。字字工對,往往成為死對,反而效果不好。我以為,一副對聯(lián)中,只要適當安插一兩處精彩小類(lèi)對仗,就往往收畫(huà)龍點(diǎn)睛之妙,使全聯(lián)頓時(shí)增色。

安徽和縣霸王祠有這樣一副對聯(lián):

鹿野舟沉王業(yè)兆;

鴻門(mén)斗碎霸圖空。

這副對聯(lián)意思很清楚,講了項羽一生中的兩件大事,上聯(lián)講鹿野之戰,下聯(lián)講鴻門(mén)宴。這副對聯(lián)對仗很工整,其中巧妙安插了一個(gè)小類(lèi)對仗;“鹿野”對“鴻門(mén)”,既是地名相對,尤為巧妙的是“鹿”與“鴻”又構成動(dòng)物名對仗。

本人有一副諷刺聯(lián),諷刺某位因喝酒過(guò)多而醉死的酒鬼:

為甚竟成杯下鬼;

只因想做酒中仙。

此聯(lián)中,“鬼”與“仙”相對屬小類(lèi)對仗。全聯(lián)的聯(lián)眼也在這里。


 

三、巧用借對,聯(lián)語(yǔ)自然高人一籌

什么是借對?就是用某個(gè)詞語(yǔ)的甲義時(shí),又借用它的乙義來(lái)進(jìn)行對仗?梢哉f(shuō)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借對又分為借義對、借音對、借形對、借聲對、借通假字對等幾種?谷諔馉帟r(shí),有這樣一副春聯(lián):

新四軍拼命抗日;

老百姓安心過(guò)年。

這副對聯(lián)明白如話(huà),對仗卻十分工絕。其妙處之一就是運用了借對!翱谷铡敝械摹叭铡北臼侵溉毡,但在此聯(lián)中,卻借用它表示時(shí)間單位的意義(即“天”)來(lái)與下聯(lián)的“年”對仗。這是一副借義對。

蘭州黃河河神廟有如下一聯(lián):

曾經(jīng)滄海千重浪;

又上黃河一道橋。

“滄”,諧音“蒼”(深綠色),與“黃”構成顏色相對。這是一副借音對。

借對是一種很巧妙的對仗技巧。它可以把寬對變成工對,甚至把根本不對變成巧妙絕對。巧用借對,聯(lián)語(yǔ)自然高人一籌。


 

四、適當運用自對,能使作聯(lián)峰回路轉

作對聯(lián)必須講究對仗,但有時(shí)候感到上、下聯(lián)對仗很難。內容與形式處在一個(gè)矛盾的狀態(tài),聯(lián)律與聯(lián)意出現沖突。在這個(gè)時(shí)候,可以換一個(gè)思維,大膽運用自對,說(shuō)不定能使作聯(lián)峰回路轉。

一講到自對,很多人認為只有長(cháng)聯(lián)才采用自對。其實(shí)不然,短聯(lián)也常運用自對,試看被稱(chēng)為農民楹聯(lián)藝術(shù)家的李曲江先生題毛主席母校湖南一師聯(lián):

興學(xué)育才,此校非天閶帝闕;

風(fēng)騷文采,有生超漢武秦皇。

這副對聯(lián)備受稱(chēng)贊,是李老的代表作之一。其中“興學(xué)育才”與“風(fēng)騷文采”卻是各自自對。

自對的另一個(gè)好處是,可以使聯(lián)語(yǔ)別開(kāi)生面,給人以耳目一新之感。如武漢古琴臺聯(lián):

志在高山,志在流水;

一客荷樵,一客聽(tīng)琴。

此聯(lián)上下聯(lián)各自自對,很富有藝術(shù)感染力。


 

五、“結構相應”偶爾破格可使聯(lián)語(yǔ)更加錯落有致

對仗規則中,有一條是結構相應。所謂結構相應,就是要求上、下聯(lián)要具有相同的語(yǔ)法結構,要有一致的節奏。我認為,只要顧及字面上對仗比較工整,結構和節奏是否相同不必強求。相反,“結構相應”偶爾破格可使聯(lián)語(yǔ)更具有一種錯落之美。

試舉何長(cháng)生先生一聯(lián),此聯(lián)曾獲長(cháng)春一汽“紅旗杯”海內外征聯(lián)一等獎:

寒舍舊憂(yōu)貧,難忘白雪年關(guān)日;

老夫今致富,獨愛(ài)紅旗世紀星。

“白雪年關(guān)日”與“紅旗世紀星”對仗很工整,但在語(yǔ)法結構和節奏停頓上卻迥然不同!鞍籽┠觋P(guān)日”是一個(gè)雙重偏正詞組,而“紅旗世紀星”則是一個(gè)專(zhuān)有名詞,是長(cháng)春一汽新推出的一種轎車(chē)名稱(chēng)。

又如董必武挽謝覺(jué)哉聯(lián):

長(cháng)征老戰士;

文革病詩(shī)人。

上聯(lián)中,“老戰士”為偏正結構,下聯(lián)“病詩(shī)人”則為動(dòng)賓結構,但字面對仗還是很工整,并無(wú)失對之嫌,而且,聯(lián)語(yǔ)也顯得頗為新穎別致。



六、運用“反對”更能增加聯(lián)語(yǔ)的表現力

上下兩聯(lián),意思互相補充,內容相似或相關(guān),叫正對。上、下兩聯(lián),一正一反,意思互相映襯,叫反對!段男牡颀,麗辭》中講:“反對為優(yōu),正對為劣!边^(guò)于絕對了一點(diǎn),但還是有一定道理的!罢龑Α比菀谆蛲x含掌,就其藝術(shù)效果來(lái)講,一般也不及反對那樣鮮明和富有感染力。最著(zhù)名的莫過(guò)杭州西湖岳墳前那副千古名聯(lián):

青山有幸埋忠骨;

白鐵無(wú)辜鑄佞臣。

上聯(lián)贊揚忠骨,可謂榮于華袞;下聯(lián)貶斥佞臣,可謂嚴于斧鉞。對比尖銳,愛(ài)憎分明。如果不是用反對,很難有這種藝術(shù)效果。

上面講到的何長(cháng)生那副題“紅旗世紀星”轎車(chē)聯(lián),也是一個(gè)成功運用反對的例子。上聯(lián)講“昔貧”,下聯(lián)講“今富”,對比強烈而鮮明,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因此,我主張創(chuàng )作對聯(lián)時(shí),應優(yōu)先考慮運用反對。即使是運用正對,也可以在其中加入反對的成分,以增強表現力。如大家熟知的一副勸學(xué)聯(lián):

書(shū)山有路勤為徑;

學(xué)海無(wú)涯苦作舟。

從整體上看是正對,但其中“有路”對“無(wú)涯”卻是反對。


 

七、善用集句不亞于自撰和原創(chuàng )

集句是楹聯(lián)創(chuàng )作中一種常見(jiàn)手法。集句雖然是集引別人的成句,但卻不是抄襲,而是一種再創(chuàng )作。善用集句絕不亞于自撰,甚至勝于自撰。

最近山西太原會(huì )館搞了一次征聯(lián),一等獎是如下一聯(lián):

朋自遠方來(lái),何其幸也;

酒逢知己醉,不亦樂(lè )乎。

這副對聯(lián)主要手法是集句!芭笞赃h方來(lái)”,“不亦樂(lè )乎”出自《論語(yǔ)》,原文是“有朋自遠方來(lái),不亦樂(lè )乎”,“酒逢知已醉”,出自《增廣賢文》,原文是“酒逢知已飲,詩(shī)向會(huì )人口今”。以“朋自遠方來(lái)”對“酒逢知已醉”,對仗既工,內容也契合會(huì )館。

集聯(lián)中有一種半集聯(lián),一半是他人成句,一半則是自撰。這就要求自撰要有高水準,能與他人成句珠聯(lián)璧合。筆者有一副題岳陽(yáng)樓聯(lián):

始不敢拈毫,須知李白詩(shī)中仙,杜甫詩(shī)中圣;終未能擱筆,難得洞庭天下水,岳陽(yáng)天下樓。

“洞庭天下水,岳陽(yáng)天下樓”為成句,以“李白詩(shī)中仙,杜甫詩(shī)中圣”與之相對,內容既切合,對仗也允稱(chēng)佳構。

需要強調的是,集句最好是“強強聯(lián)手”,你要集的句子,愈是名家名篇名句愈好。如果你所集的成句比較偏僻,不為人知,要注釋說(shuō)明,那就要遜色三分了。


 

八、借鑒運用無(wú)情對手法能使聯(lián)語(yǔ)別開(kāi)生面

對聯(lián)中有一種無(wú)情對,單個(gè)字一一對仗工整,但整體上卻風(fēng)馬牛不相及,如“張之洞;陶然亭”之類(lèi),無(wú)情對屬文字游戲性質(zhì),但卻能營(yíng)造一種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們創(chuàng )作對聯(lián),可以借鑒運用無(wú)情對的手法,在對仗上脫熟翻新,使聯(lián)語(yǔ)別開(kāi)生面。最近,我在《中國楹聯(lián)報》看到這樣一副超短聯(lián):

有水扁;

無(wú)月圓。

這副三言聯(lián)從整體上看不是無(wú)情對,但其中“水扁”對“月圓”卻是無(wú)情對手法!八狻笔侨嗣,即臺灣“總統”陳水扁,“月圓”則是一個(gè)主謂詞組,兩者根本不能對仗,但在字面上看,“水”對“月”,“扁”對“圓”,非常工絕。這副對聯(lián)以無(wú)情對的巧妙手法,對陳水扁之流創(chuàng )造分裂,阻礙祖國和平統一的行徑進(jìn)行了痛斥,言簡(jiǎn)意豐,令人叫絕。


 

九、對仗“不類(lèi)為類(lèi)”,能見(jiàn)聯(lián)家心手之妙

什么叫“不類(lèi)為類(lèi)”?就是對仗時(shí),盡量避免“近親繁殖”,不搞同類(lèi)相對,近類(lèi)相對,諸如“天對地”“雨對風(fēng)”“大陸對長(cháng)空”之類(lèi),而是盡量拉開(kāi)對仗字詞的距離,使之產(chǎn)生一種張力。請人王譽(yù)昌說(shuō):“作詩(shī)以不類(lèi)為類(lèi)乃佳!蔽乙詾,作聯(lián)也是這樣,同類(lèi)相對可造就工對,但同時(shí)也會(huì )產(chǎn)生板滯的感覺(jué)!安活(lèi)為類(lèi)”,則可見(jiàn)聯(lián)家心手之妙,產(chǎn)生了一種不工而化的效果!堕郝(lián)叢話(huà)》載李嘯村贈鄭板橋聯(lián):

三絕詩(shī)書(shū)畫(huà);

一官歸去來(lái)。

“歸去來(lái)”與“詩(shī)書(shū)畫(huà)”,無(wú)論是詞性、詞類(lèi)還是詞義,都相距其遠,兩者對仗,卻產(chǎn)生一種“遙相呼應”之感,極大地拓寬了聯(lián)語(yǔ)的內涵,提升了聯(lián)語(yǔ)的境界。

應當指出,“不類(lèi)為類(lèi)”實(shí)為高手所妙手偶得,非初學(xué)者所能為。


 

十、撰聯(lián)嵌字應當為對仗服務(wù)

現在,許多同志喜歡作嵌字聯(lián),特別是嵌名聯(lián),我的主張是,凡嵌字,一要為內容服務(wù),二要為對仗服務(wù)。作聯(lián)嵌字,不可損于對仗,而更要促進(jìn)聯(lián)語(yǔ)的對仗更加精妙。

首先,我主張“嵌字”只搞同位嵌字,只有同位嵌字才能體現對仗,嵌字不同位,東一個(gè),西一個(gè),不如不嵌,嵌了也是白嵌。同位嵌字最好是嵌于句首或句末,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人過(guò)目不忘,產(chǎn)生更好的藝術(shù)效果。如汩羅長(cháng)樂(lè )鎮政府大門(mén)一聯(lián):

樂(lè )士乾坤大;

長(cháng)河日月圓。

其次,嵌字本身或嵌字所構成的詞組必須對仗工整,只有這樣,才能使嵌字不露斧鑿之痕,無(wú)勉強之感。如有人贈已故原中國楹聯(lián)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魏傳統一聯(lián):

傳揚對藝;

統率聯(lián)壇。

“傳揚”與“統率”對仗工整,內容亦切合所贈對象。是嵌名佳作。

郭沫若曾有嵌毛澤東之名一聯(lián):

澤色潤成新世界;

東風(fēng)吹變舊山河;。

“澤色”為生造詞語(yǔ),與“東風(fēng)”對仗不妥,這副嵌名聯(lián)就不算太成功了。史學(xué)家賀學(xué)海也曾撰寫(xiě)過(guò)一副嵌毛澤東名字的對聯(lián):

天下有民皆仰澤;

世間無(wú)水不朝東。

將毛澤東的名字嵌于聯(lián)尾,對仗比較工穩。此聯(lián)要優(yōu)

猜您喜歡

評論區

猜您喜歡的對聯(lián)及詩(shī)文:

對仗

對聯(lián)分類(lèi)

對聯(lián)知識

熱門(mén)對聯(lián)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