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對聯(lián)網(wǎng)首頁(yè)對聯(lián)知識對聯(lián)技巧淺談楹聯(lián)自對的多種形式

淺談楹聯(lián)自對的多種形式

2019-08-13 22:44:49曾祥科荊楚聯(lián)壇 0條評論

對于有些楹聯(lián)愛(ài)好者來(lái)說(shuō),聯(lián)律通則使得楹聯(lián)創(chuàng )作壁壘森嚴,令人望而卻步;楹聯(lián)的六要素和三避忌為楹聯(lián)創(chuàng )作設置了不少條條框框,讓人難以施展開(kāi)手腳。在這些“硬指標”之外,還有沒(méi)有回旋的余地或另一種可能?

自對的存在為楹聯(lián)創(chuàng )作者提供了另外一種可能。在自對的那個(gè)部分內,它可以不遵守“詞性對品”“結構對應”“節律對拍”這些規矩,但它自身卻成為楹聯(lián)創(chuàng )作中另一條“規矩”,一條被眾多楹聯(lián)愛(ài)好者廣泛認可、被部分楹聯(lián)創(chuàng )作者情有所鐘的“規矩”。

我國著(zhù)名語(yǔ)言學(xué)家王力先生在《漢語(yǔ)詩(shī)律學(xué)》中指出:“如果上聯(lián)句中自對,則下聯(lián)也只須句中自對。上聯(lián)和下聯(lián)之間不必求工!薄吧踔劣谏下(lián)和下聯(lián)之間完全不象對仗義,只要句中自對是一種工對,全聯(lián)也可以認為工對了!

當代楹聯(lián)理論家俞邵華(網(wǎng)名時(shí)習之)先生指出:“自對之后,上下聯(lián)的對仗可以放寬。從前人的聯(lián)來(lái)看,這個(gè)寬的程度是寬到?jīng)]有底線(xiàn)的,上下聯(lián)之間既可以工對,也可以寬對,還可以部分或完全失對,包括字的門(mén)類(lèi)不同,詞性不同,結構不同、節奏不同以及重字的多少和位置不同等等都是可以的!

自對在楹聯(lián)創(chuàng )作中的應用越來(lái)越普遍,因其“端莊中添靈動(dòng)、規整中富變化”的特點(diǎn),也越來(lái)越受到楹聯(lián)愛(ài)好者的認同和喜歡。

“自對即工對”已成公論,本文不予討論。下面與聯(lián)友們一起探討一下楹聯(lián)自對的幾種形式。

在具體的楹聯(lián)創(chuàng )作中,自對有句內自對、句間自對、隔字自對、隔句自對等多種表現形式。


一是句內自對。


句內自對,即同一分句內部構成自對。自對部分占該分句的部分內容或是全部?jì)热荨?/p>

例聯(lián)1:贈鄭板橋(李嘯村)

三絕詩(shī)書(shū)畫(huà);

一官歸去來(lái)。

上聯(lián)“詩(shī)書(shū)畫(huà)”皆名詞,下聯(lián)“歸去來(lái)”皆動(dòng)詞,上下聯(lián)相對顯然是對不上的。上下聯(lián)的后三字分別構成句內自對,對仗非常工整。

例聯(lián)2:題上海市豫園一笠亭(鄭板橋)

游目騁懷,此地有崇山峻嶺;

仰觀(guān)俯察,是日也天朗氣清。

此聯(lián)有兩處句內自對。先是第一分句中“游目”與“騁懷”自對,“仰觀(guān)”與“俯察”自對。再是第二分句中“崇山”與“峻嶺”自對,“天朗”與“氣清”自對。很明顯,在自對部分,上下聯(lián)相應位置的詞性和結構都是不一樣的。


二是句間自對。


句間自對,即相鄰的兩個(gè)分句的全部或部分內容構成自對。有的之所以只是部分內容,是因為分句前有領(lǐng)句部分。領(lǐng)句部分多為一字、兩字或三字,偶爾也有多字的情況。除領(lǐng)句部分外,兩個(gè)分句的其它內容全部構成自對。

句間自對分為兩種情況,即不重字自對和重字自對。

先看不重字自對。

例聯(lián)3:杭州府貢院(阮元)

下筆千言,正桂子香時(shí)、槐花黃后;

出門(mén)一笑,看西湖月滿(mǎn)、東浙潮來(lái)。

聯(lián)中第二分句的“正”“看”作領(lǐng)字,后面的“桂子香時(shí)”與“槐花黃后”構成自對,“西湖月滿(mǎn)”與“東浙潮來(lái)” 構成自對。若不是自對的話(huà),“月”對“香”,“滿(mǎn)”對“時(shí)”,詞性不相同,顯然是對不上的。

再看重字自對。

重字自對又分為兩種情況,即同位重字和不同位重字。這兩種重字自對都是允許的,沒(méi)有優(yōu)劣之分,具體應用時(shí)視創(chuàng )作需要而定。

例聯(lián)4:戲題(林南)

留吾胸塊壘不銷(xiāo),積高者作峰巒、低者為丘壑;

問(wèn)此日英雄安在,欲雪中隨李廣、風(fēng)中送荊軻。

此聯(lián)在領(lǐng)字“積”“欲”之后,第二、第三分句構成自對。上下聯(lián)在相同位置分別重“者”字和“中”字。

例聯(lián)5:挽馮竹儒觀(guān)察(俞樾)

負父骨而返、聞君命而趨,是真忠臣、是真孝子;

論人才可惜、念交誼可感,一則公義、一則私情。

此聯(lián)應用了兩處自對。第一、第二分句構成自對,上下聯(lián)在相同位置分別重“而”字和“可”字。第三、第四分句構成自對,上下聯(lián)在相同位置分別重“是真”和“一則”。

下面來(lái)看不同位重字的情況。

例聯(lián)6:題岳武穆(王澄川)

為臣死忠,為子死孝,大丈大當如此矣;

南人歸南,北人歸北,小朝廷豈求活耶。

此聯(lián)中,前兩個(gè)分句構成自對。上聯(lián)兩分句重“為”“死”二字,重字居于分句的第一、第三字;下聯(lián)兩分句重“人歸”二字(兩分句內部還重“南”“北”,此處不論),重字居于分句的第二、第三字。重字的位置不相同。

在不同位重字中,還有一種情況:不僅重字的位置不相同,而且重字的字數也不相同。這種情況在自對中并不鮮見(jiàn)。

例聯(lián)7:挽林則徐(左宗棠)

附公者必皆君子,間公者必是小人,憂(yōu)國如家,二百余年遺直在;

廟堂依之為長(cháng)城,草野望之若時(shí)雨,出師未捷,八千里路大星頹。

此聯(lián)中,也是前兩個(gè)分句構成自對。上聯(lián)重“公者必”,重字居于分句的第二、第三、第四字;下聯(lián)重“之”字,重字居于分句的第四字?梢钥闯,重字的位置不相同,重字的字數也不相同。上聯(lián)重三個(gè)字,下聯(lián)只重了一個(gè)字。

例聯(lián)8:題黃鶴樓(陳寶裕)

一支筆挺起江漢間,到最上層,放開(kāi)肚皮,直吞將八百里洞庭、九百里云夢(mèng);

千年事幻在滄桑里,是真才子,自有眼界,那管他去早了黃鶴、來(lái)遲了青蓮。

此聯(lián)中,上下聯(lián)的第四、第五個(gè)分句構成自對。上聯(lián)重“百里”,重了兩個(gè)字;下聯(lián)重“了”字,只重了一個(gè)字。雖然重字的字數不相同,但整副聯(lián)依然很工整,毫不影響整聯(lián)帶給讀者的美感。

分句間的自對除了上述幾種形式外,還有一種形式上特殊的自對,那就是自對部分的字數不完全相同,估且稱(chēng)為不等量自對。

例聯(lián)9:題雅麗書(shū)院(佚名)

雅言詩(shī),雅言書(shū),雅言執禮;

麗乎天,麗乎地,麗乎人文。

此聯(lián)中,上下聯(lián)的三個(gè)分句分別構成自對。一般的自對,每個(gè)分句的字數都是相同的;此聯(lián)的自對,第三分句的字數卻比前兩個(gè)分句多一字。由于自對部分“雅言”“麗乎”的三次重復,自對內容的字數雖不相等,但仍然顯得很工整。

例聯(lián)10:袁枚(王威)

何以論官乎,論權乎,論理學(xué)道經(jīng)乎,只留一點(diǎn)性靈,足有四千篇詩(shī)句;

無(wú)非縱食也,縱色也,縱林泉山石也,不過(guò)幾人笑罵,再來(lái)八十壽風(fēng)流。

此聯(lián)中,上聯(lián)“論理學(xué)道經(jīng)乎”與“論官乎”“論權乎”構成自對,下聯(lián)“縱林泉山石也”與“縱食也”“縱色也”構成自對。自對的三個(gè)分句中,第三分句的字數與前兩分句的字數不相等。


三是隔字自對。


前面談的分句內自對和分句間自對,其自對部分都是緊密相連的。而隔字自對卻不一樣,它的自對部分并沒(méi)有連在一起,而是被其它的字或詞分隔開(kāi)了。

實(shí)際上,隔字自對屬于句內自對的一種表現形式。因其形式有些特殊,故單列出來(lái)探討一下。

例聯(lián)11:挽累倒在工作崗位上的唐上闕檢察官(孫澤羽)

夙夜在公,瀝膽披肝,盡責盡心終盡瘁;

耕耘忘我,為民執法,無(wú)偏無(wú)黨總無(wú)私。

此聯(lián)第三分句中,“盡責”與“盡心”“盡瘁”構成自對,“無(wú)偏”與“無(wú)黨”“無(wú)私”構成自對,中間分別隔了一個(gè)字。雖然隔了字,但自對的應用依然是一目了然、顯而易見(jiàn)的。

例聯(lián)12:題袁寅章七十五壽辰(成小誠)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kāi),數十年刀筆人生,刻盡滄桑歸淡泊;

書(shū)畫(huà)同源,梅蘭見(jiàn)性,三千里名山事業(yè),寫(xiě)成絕唱作奇談。

此聯(lián)的第四分句,若以傳統對法來(lái)看,“絕唱”對“滄!、“奇談”對“淡泊”,詞性和結構都不相同,顯然是不能對的。此聯(lián)正是應用了隔字自對,即上聯(lián)以“淡泊”對“滄!,下聯(lián)以“奇談”對“絕唱”,上下聯(lián)分別在第四分句內構成工整的自對。此聯(lián)于2012年榮獲由聯(lián)都網(wǎng)、寶雞市楹聯(lián)學(xué)會(huì )等共同舉辦的“袁寅章先生七十五歲壽辰全國征聯(lián)大賽”一等獎,說(shuō)明這種隔字自對的寫(xiě)法得到了楹聯(lián)界很多聯(lián)友的認同。


四是隔句自對。


隔字自對的自對部分,雖被字或詞隔開(kāi)了,但還在同一個(gè)分句內;而隔句自對的自對部分,卻位于不同的分句中。依然舉例來(lái)看。

例聯(lián)13:贈潘筑巖茂才(俞樾)

門(mén)第舊金張,喜宰相文孫,剛配狀元嬌女;

倡隨小梁孟,締百年嘉耦,恰當十月陽(yáng)春。

此聯(lián)第二、三分句中,“百年”對“宰相”,“十月”對“狀元”。有的聯(lián)友可能會(huì )說(shuō),這副聯(lián)沒(méi)有應用自對啊,上下聯(lián)對來(lái)雖然不算太工整,但總體來(lái)說(shuō)四個(gè)詞都是名詞詞組,也是勉強可以對的。

確實(shí),在有些聯(lián)作中,如果其它部分都很工整,局部用“百年”對“宰相”,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此聯(lián)的問(wèn)題在于,“百年”、“十月”都是數量詞,而數量詞是楹聯(lián)中的敏感詞之一,除非萬(wàn)不得已,一般數量詞是必須對數量詞的。作為清朝楹聯(lián)大家的俞樾,想來(lái)不會(huì )是因為才力不逮,而在一副并不很長(cháng)的楹聯(lián)中,兩次將就使用別人勉強可以接受的寬對吧。

實(shí)際上,此聯(lián)正是應用了隔句自對。上聯(lián)“宰相文孫”與“狀元嬌女”構成隔句自對,下聯(lián)“百年嘉耦”與“十月陽(yáng)春”構成隔句自對。對仗之工整,不言自明。

值得注意的是,隔句自對與前面講的句間自對是有區別的。句間自對除領(lǐng)句部分外,兩個(gè)相鄰分句的其它內容全部構成自對。而隔句自對卻不一樣,它只是兩個(gè)分句的某個(gè)詞組或部分內容構成自對。從辨別度來(lái)看,句間自對是很容易識別的,一般一眼就可以看出來(lái);而隔句自對卻相對不太容易識別,需要比較和分析上下聯(lián)的詞語(yǔ)特性,才能得出結論。

由于筆者學(xué)識有限,暫只接觸到以上幾種形式的楹聯(lián)自對形式,不排除還有本文未能提及的其它自對形式的存在。隨著(zhù)楹聯(lián)藝術(shù)的廣泛傳承和持續發(fā)展,隨著(zhù)楹聯(lián)創(chuàng )作者的不斷實(shí)踐,今后有可能還會(huì )出現更多的自對形式。

限于筆者水平,本文疏漏和錯訛之處在所難免,敬請聯(lián)界同仁和方家指正。

猜您喜歡

評論區

猜您喜歡的對聯(lián)及詩(shī)文:

自對形式

對聯(lián)分類(lèi)

對聯(lián)知識

熱門(mén)對聯(lián)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