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天天對聯(lián)網(wǎng)首頁(yè)對聯(lián)知識對聯(lián)技巧【聯(lián)論探討】對聯(lián)的主要對偶方式

【聯(lián)論探討】對聯(lián)的主要對偶方式

2022-03-22 23:32:58羅積勇荊楚聯(lián)壇 0條評論

在《文心雕龍•驪辭》中,劉勰就將對偶分為“言對”、“事對”和“正對”、“反對”,唐人的分類(lèi)更是五花八門(mén),但大多是在同一層面上分類(lèi),分類(lèi)標準也往往語(yǔ)焉不詳。張弓《現代漢語(yǔ)修辭學(xué)》為“對偶式”作過(guò)一個(gè)分類(lèi):“可按兩個(gè)標準區分,按性質(zhì)區分,有‘正對’、‘反對’兩種;按上下聯(lián)的關(guān)系區分有‘平對’、‘串對’兩種!睆埞壬鞔_分類(lèi)標準,且從不同層面分類(lèi),這是值得肯定的,但張先生的分類(lèi)仍嫌簡(jiǎn)單,不足以涵蓋幾千年來(lái)對偶事實(shí)。我們從古今對聯(lián)和其他文體中對偶的現實(shí)出發(fā),總結古今對偶分類(lèi)的經(jīng)驗,從不同層面分類(lèi),但同一層面采用同一標準,得出了如下的分類(lèi)框架:

按對偶的兩句(兩段)之間的語(yǔ)義關(guān)系分,可分兩個(gè)小類(lèi):第一小類(lèi)包括平行對、流水對;第二小類(lèi)包括正對和反對。

按形式上的對偶寬嚴分類(lèi),可分兩個(gè)小類(lèi):第一小類(lèi)包括工對、寬對(“假平行對”“一邊自對”附);第二小類(lèi)包括非特色詞對和特色詞對。

還有一類(lèi)是因為對偶辭格與其他辭格融合使用而產(chǎn)生的,這一類(lèi)也可分為兩個(gè)小類(lèi):第一小類(lèi)包括本對、借對、諧音對;第二小類(lèi)包括平常對、規則重字對、和拆字對。

按對偶內部或外部句際關(guān)系來(lái)分,可分為獨句對、隔句對(附)。


我重點(diǎn)講解流水對、反對、工對、寬對、一邊自對、借對和規則重字對。

 

按對偶的兩句(兩段)之間的語(yǔ)義關(guān)系分類(lèi)

 

一、平行對,流水對

   此類(lèi)即相當于張弓分出的“平對”與“串對”。

關(guān)于對偶句,一般首先想到的是出句與對句各說(shuō)一事,兩者平列對舉而不分先后或不強調時(shí)間先后的那一種,就是學(xué)界通常所說(shuō)的“平行對”。我們把上聯(lián)下聯(lián)各說(shuō)一事、兩者平列對舉而不分先后或不強調先后的對偶方式稱(chēng)平行對。

如廣州北郊白云山主峰上有一聯(lián):

急水與天爭入海;

亂云隨日共沉山。

這兩句一說(shuō)水,一說(shuō)云,如果不考慮對聯(lián)的仄起平收,則完全可以倒過(guò)來(lái)說(shuō)。

與平行對相對的還有一種“流水對”。流水對就是指出句與對句語(yǔ)意連貫、不能顛倒的對偶句。流水對就是指上下聯(lián)在語(yǔ)意上有先有后,相承相接的對偶聯(lián)。流水對的基本特征就是上下聯(lián)之間語(yǔ)意連貫,語(yǔ)氣銜接,不可分割,不能隨意顛倒,似水順流而下,使上下聯(lián)之間,構成承接、遞進(jìn)、轉折、選擇、條件、因果、假設等關(guān)系。羅積勇、張鵬飛在《流水對類(lèi)型新論》中將其分為五種類(lèi)型:一分為二型;過(guò)程連貫型;因果連貫型;詞語(yǔ)粘合型;問(wèn)答型。

(一)一分為二型為適應每句字數的限制而人為地將一個(gè)語(yǔ)法上的單句分拆為兩個(gè)節奏句,并且使這兩個(gè)節奏句構成形式上的對偶。

1、主謂分說(shuō)式

如《詩(shī)經(jīng)•秦風(fēng)•晨風(fēng)》:“鴥彼晨風(fēng),郁彼北林!兵儯▂ù):疾飛的樣子。

2、謂語(yǔ)部分分說(shuō)式

如蘇軾《章質(zhì)夫送酒六壺書(shū)至而酒不達戲作小詩(shī)問(wèn)之》:“豈意青州六從事,化作烏有一先生!鼻嘀輳氖麓妇,這是用的《世說(shuō)新語(yǔ)》中的典故。

(二)過(guò)程連貫型實(shí)際上是表達在一個(gè)過(guò)程中先后發(fā)生、緊相接續的二事的連貫句,一種對偶的連貫句。如《詩(shī)•小雅•伐木》:“(伐木丁丁,鳥(niǎo)鳴嚶嚶。)出自幽谷,遷于喬木!庇秩缍鸥Α堵劰佘娛蘸幽虾颖薄罚骸凹磸陌蛵{穿巫峽,便下襄陽(yáng)到洛陽(yáng)!

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柯丹

首義一槍終帝制;

共和百歲入民心。

第四屆書(shū)香聯(lián)萃楹聯(lián)大獎賽二等獎作品余小偉

雅室擁書(shū),如山如海;

春風(fēng)開(kāi)卷,讀己讀人。

(三)因果連貫型上下聯(lián)所表二事間存在因果關(guān)系,并因此而連貫為一體的對偶。存在因果關(guān)系的復句,據邢福義研究,有因果句、推斷句、假設句、條件句、目的句。這些句式均能用來(lái)構成流水對。

1、因果句毛澤東《和郭沫若同志》:“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wàn)里埃!贝嗽(shī)聯(lián)構成因果關(guān)系,前因后果。

2、推斷句如唐•張眾甫《送李觀(guān)之宣州》:“自當舟楫路,應濟往來(lái)人!

3、假設句如王之渙《登鸛雀樓》:“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用假設句流水對構聯(lián)的例子比較多,如曹克定《感時(shí)》聯(lián):“只須錢(qián)接軌;自有路通車(chē)!

4、目的句如章太炎挽宋教仁聯(lián):“愿君化彗孛(bèi),為我掃幽燕!薄霸浮钡馁e語(yǔ)“君化彗孛,為我掃幽燕”是一個(gè)目的句。

(四)詞語(yǔ)粘合型主要是指由表遞進(jìn)關(guān)系或轉折關(guān)系或讓步關(guān)系的復句構成的流水對,這類(lèi)流水對中的關(guān)聯(lián)詞是不能省的,省了就不是原來(lái)的意思了。如唐•令狐楚《相和歌辭•從軍行》:“縱有還家夢(mèng),猶聞出塞聲!边@是轉折復句。

用這類(lèi)構聯(lián)的,如黃藥眠自題聯(lián):“雖無(wú)彪炳英雄業(yè);卻有忠臣赤子心!

第四屆書(shū)香聯(lián)萃楹聯(lián)大獎賽二等獎606作品

  悅目雖多春色彩;

  賞心還是字馨香。

體現讓步關(guān)系。

如家具店廣告聯(lián):“不但鋪墊美,而且坐臥安!斌w現遞進(jìn)關(guān)系。

(五)問(wèn)答型問(wèn)答型流水對依回答情況,可分二式。

1、正面回答式如無(wú)名氏題山東日照天后寺聯(lián)曰:“問(wèn)觀(guān)音為何倒坐?恨眾生不肯回頭!

有時(shí)對正面回答的表達要作些加工。如下數例:

孟浩然《流別王維》:“當道誰(shuí)相假?知音世所稱(chēng)!

杜甫《秦州見(jiàn)勑目薛三璩援司議郎畢四曜除監察》:“舊好何由展?新詩(shī)更憶聽(tīng)!

劉長(cháng)卿《餞別王十一南游》:“飛鳥(niǎo)沒(méi)何處?青山空向人!

井陳坤玉

枯榮誰(shuí)解?

深淺自知!

此聯(lián)還運用了互文的手法。

2、延伸式回答式有時(shí)出句提出問(wèn)題時(shí)本身就已暗示了結論,這時(shí)出句無(wú)須正面回答了,但作者還是就其暗含的結論延伸開(kāi)去,作了說(shuō)明或評論等。如杜甫《自京竄至鳳翔喜達行在所三首》之三:“死去憑誰(shuí)報?歸來(lái)始自憐!痹偃纾狐S庭堅《過(guò)平輿懷李子先時(shí)在并州》:“世上豈無(wú)千里馬?人中難得九方皋!

 

二、正對,反對

正對,是指上下聯(lián)內容相關(guān)或相似,內容上互為補充的對偶。正對中有時(shí)會(huì )出現部分意思的重復,如春聯(lián)“六畜興旺千家樂(lè ),五谷豐登萬(wàn)戶(hù)春”中,“千家”、“萬(wàn)戶(hù)”意思相同。甚至會(huì )出現上下聯(lián)意思完全相同,變成“合掌對”,如唐代宋之問(wèn)《初到黃梅》詩(shī):“馬上逢寒食,途中屬暮春!被诖,劉勰在《文心雕龍•麗辭》中說(shuō)“反對為優(yōu),正對為劣”。

劉勰在《文心雕龍•麗辭》中說(shuō)“反對為優(yōu),正對為劣”。但正對并不一定劣,正對也能出彩,如曹克定《水泊梁山》(二):

嫉惡如仇,該出手時(shí)當出手;

舍生取義,遇拋頭處敢拋頭。

這副對聯(lián)便將梁山好漢的鮮明的個(gè)性特征描繪出來(lái)了。

又如李仁《撰泰山》:

開(kāi)張襟袍,融入自然,我與青山皆嫵媚;

蕩滌塵埃,回歸純樸,心同碧水共澄清。

這是2013山東泰安“東平湖杯”中華泰山征聯(lián)中的優(yōu)秀獎聯(lián)。

但合掌對應盡量避免。什么叫“合掌”?就是上下聯(lián)意思差不多或完全相同的對子。如謝靈運《入澎蠡湖口》:“千念集日夜,萬(wàn)感盈朝昏!

反對,就是上聯(lián)、下聯(lián)內容或其一部分內容一正一反,意思互相映襯的對子。如李白《江上吟》:“屈平詞賦懸日月,楚王臺榭空山丘!睂β(lián)例如今人曹克定《季子掛劍臺》(一):

豈解古人心,為踐一言憑掛劍;

且觀(guān)今世弊,欲承半諾也談錢(qián)。

反對中對句與出句所說(shuō)事往往相反,但也不盡然,有時(shí)說(shuō)的事并不相反,只是在表達上顯出相反,如張祜《洞庭南館》:“樹(shù)白看煙起,沙紅見(jiàn)日沉!比罩僚c煙之起,方向相反,但對句與出句造意卻是相同的,兩句共同構成洞庭南館之暮景。這就是“字詞相反、句意相成”的情況。在對聯(lián)中的例子如:“竹開(kāi)霜后果;梅動(dòng)雪前香!

由“有”、“無(wú)”構成的反對類(lèi)型對聯(lián),比較有特色,如陶淵明《歸園田居》其一:“戶(hù)庭無(wú)雜塵,虛室有余閑!睂β(lián)的例子也很多,如船家聯(lián):“無(wú)浪行千里;有風(fēng)送萬(wàn)程!庇秩鐗勐(lián):“青山有雪存松性;碧空無(wú)云稱(chēng)鶴心!薄八赡居兄园贇q;蟠桃無(wú)實(shí)不千年!贝郝(lián):“無(wú)枝不秀;有地皆春!

劉勰說(shuō)“反對為優(yōu),正對為劣”,雖有點(diǎn)絕對化,但反對用得好,確實(shí)容易出彩,如姚金生《南平玉屏閣》:

爽氣徐來(lái),閣上逍遙橫玉笛;

閑云漸去,廊邊繾綣囀鶯聲。

此聯(lián)獲得2013年南平玉屏閣征聯(lián)一等獎。

筆者曾為2017年8月份荊楚楷模武大六院士作表彰聯(lián),也用到反對技法,聯(lián)曰:

大師拼課,薪火相傳,物在地球微可測;

重器藏黌,高尖長(cháng)握,情鐘祖國厚難估。

“武大六院士”包括寧津生、李德仁、劉經(jīng)南、張祖勛、陳俊勇、龔健雅等六位兩院院士,他們合作講授面向大學(xué)新生的專(zhuān)業(yè)基礎課《測繪學(xué)概論》,二十年來(lái),院士的師德師風(fēng)感召著(zhù)學(xué)生,民族情懷和愛(ài)國真諦引領(lǐng)著(zhù)學(xué)生。六位院士不僅是頂尖科學(xué)家,更是孜孜于科研報國的踐行者。王之卓、李德仁、龔健雅師徒三代院士的留學(xué)報國之路,在全國測繪界早已傳為佳話(huà)。我為他們所作對聯(lián)中用“微可測”和“厚難估”這一個(gè)反對分別表現他們在科技上的貢獻和對祖國的赤子之心。

 

按形式上的對偶寬嚴分類(lèi)

 

   所謂“形式上的對偶寬嚴”是指:對應字詞意義輕重大小之感覺(jué)是否完全對當,詞性、結構是否完全相應。在這個(gè)層次可分兩個(gè)小類(lèi)。

一、工對,寬對(“假平行對”附)

(一)工對

工對是指對句與出句對應部位詞性對品(且不能同字)、節奏相同、詞義范疇類(lèi)別相當的對偶。寬對則指在工對的上述四項要求中有一兩項或全部有所變通、放寬的對偶。工對中詞義范疇類(lèi)別相當,在古人那里是實(shí)實(shí)在在的,如王維《使至塞上》:“大漠孤煙直,長(cháng)河落日圓!。古人營(yíng)造工對時(shí),特別注重名詞的詞義范疇類(lèi)別相當,比如同為天文地理類(lèi)、同為時(shí)令節氣類(lèi)、同為草木花果類(lèi),同為鳥(niǎo)獸蟲(chóng)魚(yú)類(lèi),等等。另外,數目詞、顏色詞、方位詞,也自成一類(lèi)。如春聯(lián):

桃紅猶含山外雨;

李艷更帶日邊霞。

金陵鳳儀門(mén)對聯(lián):

聳翠流丹,千仞麗礁輝日月;

縈青繞白,四圍屏障合江山。

有一些經(jīng)常相伴而生的詞,雖然異類(lèi),但也可構成工對,如“詩(shī)”與“酒”、“兵”與“馬”、“金”與“玉”、“人”與“物”、“風(fēng)”與“月”等,如如莊木林《題元宵節》:

新春謎語(yǔ)風(fēng)猜透;

古國花燈月點(diǎn)燃。

此聯(lián)獲2012年聯(lián)都網(wǎng)“三門(mén)峽杯”征聯(lián)一等獎。

另外,如果是句中自對而同時(shí)又兩句相對,也被認為是工對,如杜甫《涪城縣香積寺官閣》:“小院回廊春寂寂,浴鳥(niǎo)飛鷺晚悠悠!逼渲小靶≡夯乩取碑斁渥詫,又與對句中的“浴鳥(niǎo)飛鷺”相對偶。對聯(lián)例如:

第四屆書(shū)香聯(lián)萃楹聯(lián)大獎賽三等獎作品唐本靖

館對今人藏古卷;

書(shū)翻平地仰高峰。

(二)寬對

讓我們看看寬對如何從寬。

首先,寬對只要求對句重要部位的詞性與出句相應部位對品,非重要部位可從寬。如孟浩然《臨洞庭上張丞相》之頸聯(lián):“欲濟無(wú)舟楫,端居恥圣明!边@里,“端”與“欲”對不上,但由于其他部分特別是句子后半部對偶,所以構成寬對。

    有時(shí),局部可出現意思上相對而字面并不對偶的情況,前人稱(chēng)之為“意對”,陸游《游山西村》“山重水復疑無(wú)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中的“疑無(wú)路”、“又一村”即是意對。對聯(lián)有時(shí)也會(huì )這樣,如黃祖勛《題天馬山觀(guān)景閣》:

果然飄逸雄姿,蘭水壺山收一閣;

難得休閑勝地,晨妝暮卷覽無(wú)窮。

  “覽無(wú)窮”對“收一閣”即屬意對技法。此聯(lián)獲得2012年莆田市政征聯(lián)三等獎。

其次,在詞性對品的前提下,詞義范疇類(lèi)別可以不相當,這在寬對中常見(jiàn)。須知對句不只是裝飾性的,大多數時(shí),它要寫(xiě)實(shí)景,造意境,顧不得誰(shuí)誰(shuí)是否同類(lèi)的問(wèn)題,現場(chǎng)有誰(shuí)便是誰(shuí),故多用寬對,如: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李商隱《晚晴》頷聯(lián))

第三,寬對只要求對句重要部位的結構與出句中的相應結構相同,非重要部位可從寬。

第四屆書(shū)香聯(lián)萃楹聯(lián)大獎賽三等獎作品郭麗潔

學(xué)海自涓滴,三千寒暑求深意;

書(shū)山積跬步,無(wú)限風(fēng)光在頂峰。

以“在”對“求”,只能如此。

在詞性對品前提下,甚至上、下聯(lián)整體結構不一樣也無(wú)妨。因為古人對偶的一個(gè)最基本的要求是對應的字要在詞性上對品,即要求“字對”。而在字字基本對品的情況下,結構可以不論。比如,在詞性對品前提下,主述賓結構可與狀述賓結構相互對偶。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川》:“城闕輔三秦,風(fēng)煙望五津!鼻耙痪涫侵魇鲑e結構,后一句只是狀述賓結構。后一句主語(yǔ)“我”省略,“風(fēng)煙”是處所狀語(yǔ)。還有更復雜的,白居易《與夢(mèng)得沽酒閑飲》之頷聯(lián):“共把十千沽一斗,相看七十欠三年!眱删浣Y構明顯不對應。但若從總體上看,對句各部位的詞性與出句對品,出句“把”是拿著(zhù)的意思,動(dòng)詞。北京大學(xué)蔣紹愚《唐詩(shī)語(yǔ)言研究》將這種上下兩句詞性基本對品而句法結構不同的寬對稱(chēng)之為“假平行對”。

   假平行對的出現與漢語(yǔ)語(yǔ)法缺乏形態(tài)標記有關(guān),在滿(mǎn)足詞性對品之后,語(yǔ)法結構可能會(huì )相同,也可能不相同。比如名詞對名詞符合對偶法則,但對出來(lái)的句子,在語(yǔ)法結構上并不一定相同,因為名詞在句中可以作主語(yǔ)、賓語(yǔ)和狀語(yǔ)等不同成分。如劉禹錫《西塞山懷古》:“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背鼍渲小叭耸馈弊鳡钫Z(yǔ),對句“山形”則是主語(yǔ)。蘇軾《和子由澠池懷舊》頸聯(lián):“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wú)由見(jiàn)舊題!薄皦谋凇笔菭钫Z(yǔ)。

   再有一種假平行對是單句、復句相對。如李白《謁老君廟》:“流沙丹灶滅,關(guān)路紫煙長(cháng)!背鼍涫且蚬麖途,對句則是單句。

對聯(lián)中的例子如:“山含竹色清如許;人比梅花瘦幾分!鄙下(lián)是緊縮復句,下聯(lián)則是表比較的單句。又如獲得2014年福建南靖土樓征聯(lián)二等獎的莊木林《題南靖土樓》聯(lián):

觀(guān)瞻作地標,誰(shuí)識土樓真勝地;

凝固成音樂(lè ),眾夸民間最強音。

“觀(guān)瞻作地標”意思為:觀(guān)瞻的時(shí)候,以它(南靖土樓)作為地標。這是個(gè)緊縮復句。但“凝固成音樂(lè )”卻是個(gè)動(dòng)賓短語(yǔ)。

假平行對的出現,還與對法中的“虛字混對”有關(guān)。古人把各類(lèi)虛詞和意義較虛的詞尾叫“虛字”,虛字不再細分,基本可以混對,代詞屬虛字,可與介詞、連詞、助詞混對,但不與嘆字對。因為虛字往往依從于不同的語(yǔ)法結構,一旦聯(lián)系不同語(yǔ)法結構的虛字對了起來(lái),就會(huì )產(chǎn)生假平行對,如詠懷聯(lián):“文情生若春水;弦詠寄之天風(fēng)!

武漢大學(xué)于丹教授因癡心于梁子湖水生態(tài)治理而獲評“荊楚楷!,祝大光為作聯(lián)曰:

       廿三年堅守于斯,駐孤島拓荒,看丹陽(yáng)煥彩;

       千萬(wàn)次追尋著(zhù)你,聽(tīng)平湖啼鳥(niǎo),為生態(tài)飛歌。

按規則,“于”、“著(zhù)”可對,但對出來(lái)的“堅守于斯”跟“追尋著(zhù)你”,語(yǔ)法結構完全不同,前者為動(dòng)補結構,后者為動(dòng)賓結構。又如王耘《迎青奧》聯(lián)(2014年南京市迎青奧全國征聯(lián)優(yōu)秀獎):

青春一足,踢回王者氣;

瀟灑三分,投入夢(mèng)之籃。

從寬對的角度說(shuō),虛字可以不再細分而混對,“者”、“之”可對,但“王者氣”是“二一”節奏,與“夢(mèng)之籃”不同。

第四,寬對允許不太明顯的節奏微別。如如陰鏗《和樊晉陵傷妾》:“戶(hù)余雙入燕,床有一空帷!庇秩缤蹙S《送邱為落第歸江東》之頸聯(lián):“五湖三畝宅,萬(wàn)里一歸人!逼渲小耙/歸人”與“三畝/宅”節奏不同,但由“一”與“三”形成強列對比,“一歸人”短語(yǔ)在意義上與“三畝宅”相對當,這些因素足以掩蓋節奏微別。對聯(lián)的例子如顏闕鵬《題玉蘭菩提》(2015年晉江市花市樹(shù)全國征聯(lián)三等獎):

桑梓故人情,根連祖地菩提樹(shù);

天涯游子意,心似家鄉白玉蘭。

“菩提樹(shù)”是“二一”節奏,“白玉蘭”則不是。

第五,涉及修辭技巧時(shí)可從寬。如顏闕鵬《題三八節》(2012年聯(lián)都網(wǎng)“三門(mén)峽杯”征聯(lián)二等獎):

三月花香春意滿(mǎn);

八方酒美女兒紅。

“女兒”對“春意”不工,但“女兒紅”是酒名,用的雙關(guān)手法。

 

 

因對偶辭格與其他辭格融合使用而產(chǎn)生的對偶

 

偏重形式的對偶辭格常與其他辭格結合使用,當其成了對偶技法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時(shí),就產(chǎn)生新的對偶方式,如借對和規則重字對

一、本對,借對,諧音對

本對就是指按字詞的本有意義構造的對偶。借對、諧音對與字詞音、義相關(guān),拆字對與漢字字形相關(guān)。它們是對偶辭格與雙關(guān)、拆字等修辭手法融合使用而產(chǎn)生的對偶。

(一)借對

借對,是對偶的一種特殊形式,它主要出現在近體詩(shī)中。由于準確表達的需要,作者難免會(huì )寫(xiě)出一些對仗并不嚴格的句子(如“浮鐘宵響徹,飛鏡晚光斜!薄伴组_(kāi)柏葉酒,燈發(fā)九枝花”),有時(shí)這樣的對子聽(tīng)起來(lái)卻感覺(jué)是很工整的對子,因為其中影響形成工對的某個(gè)字詞恰好有另一個(gè)義項或有另一個(gè)同音字,而這另一個(gè)義項或另一個(gè)同音的字詞的意思又恰好能與該對子中另一句中對應的字詞形成工對,如上舉第一例中“飛鏡”本指月亮,但字面上有飛于天上的鏡子的意思,與“浮鐘”可對偶。第二例中“柏”與“百”同音,而“百”與“九”為工對。這樣的情形,如果是作者有意為之,我們就稱(chēng)之為借對。

借對,是一種變通理解的工對,即如按作者實(shí)際要表達的意思來(lái)理解,其對偶并非工對,但如對某些影響對偶工整的字詞按同音聯(lián)想或多義聯(lián)想來(lái)理解,則便符合工對要求。借對分借義與借音兩類(lèi)。

1、借義對

所謂借義,是發(fā)生在多義字詞本身,當說(shuō)寫(xiě)者所用該多義字詞的某個(gè)義項與另一句中相對應的字詞并不能構成嚴整的對偶,而該多義字詞的另一個(gè)義項,卻能與之構成嚴整的對偶時(shí),說(shuō)寫(xiě)者便藉此誘導讀者,讓讀者想起這另一個(gè)義項,以其意義來(lái)滿(mǎn)足工對的要求。

如湖北聯(lián)家王細平《賀卷妹妹生日》:

途經(jīng)南粵瓊州,數日小留,衣上跡白云碧海;

辰?祵幐5,尋常吉語(yǔ),心中生春水桃花。

以“尋!睂Α皵等铡,系借“尋!北黹L(cháng)度單位的意義而對。學(xué)的是杜甫的用法,杜甫《曲江》詩(shī):“酒債尋常處處有,人生七十古來(lái)稀!卑丛(shī)意,“尋!笔瞧匠5囊馑,此義與對句的“七十”對不上,但“尋!庇质情L(cháng)度單位,古八尺為尋,二尋為常,這個(gè)義項與“七十”正好相對。

又如有一趣味聯(lián):

三尺天藍緞;

六味地黃丸。

“地黃”是中藥名,與表示色彩的“天藍”本不對偶,但“地”的本義與“天”構成工對,“黃”的本義與“藍”也工對。此處即借其義以對。

又可人名或物名的字面義來(lái)構成工對。如李忠云《新風(fēng)撲面30年應征聯(lián)》(2012韶關(guān)五月詩(shī)社征聯(lián)三等獎):

三十年國粹弘揚,五月鮮花榮嶺表;

數千載文風(fēng)激蕩,九齡遺韻繞韶關(guān)。

其中“九齡”本指張九齡,此借其字面義以構成工對。

2、借音對

借音對是指這樣一種情形:對子中某一單音詞在意義上并不符合工對要求,但與這個(gè)詞同音而未出現在該句中的另一單音詞的意義卻符合此處的工對要求,于是作者有意誘導讀者想起這個(gè)詞,以成全工對。如唐代寫(xiě)月中桂的詩(shī)聯(lián):

根非生下土;

葉不墜秋風(fēng)。

由“下”聯(lián)想到“夏”,便對上了。

一般情況下,這個(gè)“所借之音”與其本字意義無(wú)關(guān)。例如:

殘春紅藥在;

終日子規啼。

上聯(lián)中之“紅藥”名詞,但“紅”卻是顏色詞;下聯(lián)中相對應位置的“子規”也是名詞,但“子”卻不是顏色詞,在這里就是借用了紫色的“紫”的音,來(lái)與“紅”相對的,這個(gè)被借來(lái)的紫色的“紫”字,與聯(lián)文表意沒(méi)有關(guān)系,其先決條件是“紫”“子”要同音,因此這種情況是允許的,也算是工對。

但有時(shí)音義均有關(guān):既借音又借義。如唐代以來(lái)相傳的詩(shī)聯(lián):“舴艋猿偷上,蜻蜓燕競飛!彬婆c舴在《廣韻》中都是陌韻側伯切,當時(shí)蚱蜢與舴艋同音,而且船之所以叫舴艋,是因為它小巧得如蚱蜢,二詞有同源關(guān)系。又如王耘《閱江亭》聯(lián):

伍相雄風(fēng)吞楚越;

一江活水貫春秋。

伍相指伍子胥,而“伍”又是“五”的大寫(xiě)。此聯(lián)獲2014南京東壩古建筑全國征聯(lián)獎。

(二)諧音對

就是利用漢字異字同音或異字近音的條件,來(lái)形成雙關(guān),使其構成表里兩層意思,以產(chǎn)生辭趣的一種對格。例如:

兩舟并行,櫓速不如帆快;

八音齊奏,笛清難比簫和。

相傳這是歷史上一個(gè)叫陳洽的神童,八歲時(shí)與父同行,見(jiàn)兩船一快一慢,父親出其上聯(lián),陳洽應對下聯(lián)。這副對聯(lián)諧音雙關(guān)隱含著(zhù)四個(gè)人名,把歷史的人物拿來(lái)比較:魯肅不如樊噲,狄青難比簫何。又如:

因荷而得藕;

有杏不須梅。

上面講的借音對,文中所用義項還只是一個(gè)。而“諧音對”則兩個(gè)義項都同時(shí)用上了。如相傳古時(shí)一個(gè)七歲孩兒巧對塾師:

眼珠子,鼻孔子,珠子反在孔子上;(塾師)

眉先生,胡后生,先生不如后生長(cháng)。(七齡童)

中藥名聯(lián)也是這個(gè)套路:

    鼓架架鼓,陳皮不能敲半下;

        燈籠籠燈,紙殼原來(lái)只防風(fēng)。

 

二、平常對,規則重字對

   規則重字對是對偶辭格與反復辭格相融合而產(chǎn)生的,回文對則是對偶辭格與回文詩(shī)的手法相融合的結果。

(一)規則重字對

1、“規則重字對”定義

規則重字對是這樣一種對偶:上聯(lián)在不同位置重復出現了同一個(gè)字,而下聯(lián)也在與上聯(lián)重字相對應的位置上重復另一個(gè)字。這種對偶法先秦就有,如《孟子•梁惠王上》:“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彼未耐跏,特喜在詩(shī)中用此對偶方式,如其《景盧贈人面竹杖》:“竹能有面如人面,人亦虛心似竹心!

這種對偶句倍受古代人喜愛(ài),后來(lái)在各種文體中都得到了很大的發(fā)展。對聯(lián)繼承光大之。

規則重字對所重的字可以是實(shí)詞,如安忠國畫(huà)《清風(fēng)居》征聯(lián)時(shí)程旭的應征聯(lián):

鎮日晴時(shí),嶺繞煙霞泉繞霧,懸瀑千尋隨夢(mèng)淌;

霓云深處,峰為帷帳路為窗,飄舟一葉送人歸。

重復的也可以是虛詞,如湖北聯(lián)家陳佐松《題“華中第一泉”牌樓》聯(lián):

妙境名天外,但憑幾處瑤池,便令遠者來(lái)、近者悅;

閑情寄此間,縱有千般俗事,亦能忘乎我、勝乎仙。

也可以在一聯(lián)中既重實(shí)詞,又重虛詞,羅積勇《麻城湖廣移民文化公園祭祖大殿大門(mén)聯(lián)》:

生于此,長(cháng)于此,先人掘井于斯,斯固發(fā)祥舊地;

遷也興,播也興,后輩添枝也勁,勁開(kāi)榮祖新花。

此聯(lián)是應征聯(lián),獲得一等獎,并由公園方請名家書(shū)寫(xiě)懸掛。

    2、一般規則重字對

題《論語(yǔ)》查衛東,網(wǎng)名醉于斯,49歲,安徽銅陵人。

語(yǔ)之精而蓋諸流,追遠慎終,希賢希圣;

儒其雅以成一脈,修身立德,曰禮曰仁。

西湖樓外樓陳超遷,92年生,河南信陽(yáng)人

梅鹽調眾口甘鮮,對酒對朋,何妨醉倒;

山水具諸般境界,且觀(guān)且得,不必言詮。

有時(shí)重復不止一次,如劉新傳東南網(wǎng)2012春聯(lián)征集一等獎聯(lián):“春日春風(fēng)春不盡;福州福地福無(wú)窮!

規則重字對常跟借對結合在一起,如:

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

東當鋪,西當鋪,東西當鋪當東西。

下聯(lián)“東西”借字面義而對。

3、特殊規則重字對

聯(lián)界講到許多名目的對式,其實(shí)有些可以歸并到規則重字對,當其下位類(lèi)別即可,這樣更有利于初學(xué)者掌握。

(1)規則重字對之“轉品對”

轉品即轉類(lèi)也。指創(chuàng )作作品時(shí),有意將某一詞類(lèi)的詞臨時(shí)轉作另一詞類(lèi)的詞來(lái)使用。轉類(lèi)后該詞的意義也隨之發(fā)生變化。例如:

解衣衣我,推食食我;

春風(fēng)風(fēng)人,夏雨雨人。

有的則只是轉品轉義,毋須變讀,如2012年央視書(shū)畫(huà)頻道龍年迎春征聯(lián)出上聯(lián)求對李忠云應對:

出句:書(shū)畫(huà)書(shū)春色,寄懷頻道道新春。

對句:對聯(lián)對世情,賀歲笙歌歌盛世;

又如曹克定《屈原》聯(lián):

       奮在抗秦,屈而不屈,且將肝膽化離騷,費得千秋解讀;

悲于亡楚,平則難平,便對江山明抱負,借來(lái)一水釋疑。

(2)規則重字對之“疊語(yǔ)對”如黃文中聯(lián):

水水山山,處處明明秀秀;

晴晴雨雨,時(shí)時(shí)好好奇奇。

“西湖天下景”亭座落在杭州風(fēng)景秀麗的孤山中山公園。

還有更奇的聯(lián):

天上月圓,人間月半,月月月圓逢月半;

今宵年尾,明日年頭,年年年尾接年頭。

上聯(lián)第二、三、四、六個(gè)“月”是表時(shí)間的,與月亮之月不同義。

(3)規則重字對之“銜字對”

銜字對是指在聯(lián)語(yǔ)中一個(gè)字銜接著(zhù)一個(gè)相同的字,而這連續出現的相同的字,在聯(lián)中又不構成重疊的關(guān)系,只是一種銜接關(guān)系,以增強語(yǔ)意的節奏感及情趣感。例如:

面面有情,環(huán)水抱山山抱水;

心心相印,因人傳地地傳人。

這是葉征(字翰仙)題杭州西湖西泠印社四照閣聯(lián)。

這種手法古今聯(lián)家都喜歡用,如《對聯(lián)話(huà)》第54頁(yè)所錄《西湖平湖秋月》對聯(lián)::

穿牖而來(lái),夏日清風(fēng)冬日日;

卷簾相見(jiàn),前山明月后山山。

又如當今湖北聯(lián)家姜天河《題南鄂溫泉》:

南鄂著(zhù)風(fēng)流,韻染潛山山織錦;溫泉添浪漫,情融淦水水吟詩(shī)。

   4、規則重字與不規則重字

   上下聯(lián)不相對應的位置不能重字,重了則為“不規則重字”,所在聯(lián)即為病聯(lián)。對于何謂“不規則重字”,下面細加說(shuō)明:

(1)上下聯(lián)同位重實(shí)字

如有病聯(lián)曰:“打造新天府;建設新天城!

在長(cháng)聯(lián)的對應分句中,相同位置的虛字(比如“之”)不可避免時(shí)可重;如雍正皇帝題齋宮聯(lián):

克踐厥猷,聰聽(tīng)祖考之彝訓;

無(wú)斁庸事,先知稼穡之艱難。

(2)上下聯(lián)異位重字

如有病聯(lián)曰:“盛世和諧春剪彩;新春浪漫虎揚威!碑愇恢亍按骸弊。

但在“交股對”(又稱(chēng)“磋對”)中,上聯(lián)某個(gè)位置出現“A”、“B”,下聯(lián)對應位置可對以“B”、“A”,如:

  一衣帶水兩廂望;

兩岸關(guān)情一愿牽。

在這一聯(lián)中,“一”、“兩”二字交錯而對,同時(shí)也交錯而重。交錯而重不為病。

(3)僅單邊重字

 

按對偶內部句際關(guān)系來(lái)分類(lèi)

 

一、獨句對,隔句對

從對偶的內部句際關(guān)系看,按對偶之單邊句數的多少可他出獨句對與隔句對。獨句對即指出句與對句均為一句的對偶。

隔句對則是指由兩個(gè)語(yǔ)段構成的對偶。語(yǔ)段中含兩個(gè)或兩個(gè)以上小句,這些小句有時(shí)是規整的句子,古人稱(chēng)之為“扇對”,如蕭綱《采蓮賦》:

荷稠刺密,亟牽衣而綰裳;

人喧水淺,惜虧珠而壞妝。

   二、一邊自對

隔句對的單邊有時(shí)包含了許多小句,要使這些小句與另一邊的對應小句一一對偶,有時(shí)便很難做到,于是其中一部分小句在與另一邊對應小句的字數相等的條件下,可在自己這一邊的內部對偶,而不必與另一邊對偶,這就是“一邊自對”的形式。如任德堅《題崔字牌香油》:

承正宗絕藝,心不懈,志有恒,未負百年謀一事;

創(chuàng )崔字名牌,作龍頭,執牛耳,已銷(xiāo)九域遍全球。

又如王雪森《題科普》聯(lián):

與文明攜手,讓愚昧低頭,人有精神風(fēng)有骨;

輸科普原漿,增中華能量,山添智慧水添魂。

三、一邊自對與“互成對”

互成對即是在單邊聯(lián)中連用幾個(gè)并列結構的詞組,再與對句形成照應的格局。例如:

萬(wàn)里江湖夢(mèng);

千山雨雪行。

其中“江、湖”“雨、雪”并列詞組,而且緊相連,再在上下聯(lián)形成互對。在這類(lèi)例子中,上下聯(lián)中所用詞語(yǔ)都屬同類(lèi)。也允許不同類(lèi),如有抒懷聯(lián)曰:

胸中丘壑無(wú)今古;

筆底煙霞自卷舒。

這是宋.宋伯仁《題李長(cháng)嘯賃居》。曹克定《題荒石齋》:“拓荒三徑詩(shī)聯(lián)賦;攻石半生切琢磨!币鄬俅祟(lèi)。

再看一例形容詞并列詞組、名詞并列詞組成對的例子,涂山禹王廟聯(lián)(《對聯(lián)話(huà)》P72):

二儀上下分清濁;

萬(wàn)國衣冠拜冕旒。

這種互成對也可應用到中、長(cháng)聯(lián)中,如劉樂(lè )賀《題鳳凰嶺自然風(fēng)景區》聯(lián):

春賞紅桃,夏觀(guān)銀瀑,秋醉果香,冬迷雪色,四時(shí)景異樂(lè )無(wú)涯,贊京城綠肺蔥蘢,驚呼造化鐘神秀;

禮參佛石,秘訪(fǎng)呂仙,尊揖孔圣,趣探古猿,三教源同人有祖,喜海淀名區璀璨,高舉文明飛鳳凰。

   上聯(lián)中神、秀自對,下聯(lián)鳳、凰自對,這兩個(gè)詞組又因為同為并列詞組,而可上下對偶。不難看出,此類(lèi)的基礎還是“一邊自對”。

四、一邊自排

舊時(shí)有一副寫(xiě)知府的聯(lián):

見(jiàn)州縣則吐氣,見(jiàn)道臺則低眉,見(jiàn)督撫大人,茶話(huà)須臾,只解道說(shuō)幾個(gè)是是是;

   有差役作爪牙,有書(shū)吏為羽翼,有地方紳董,袖金贈賄,不覺(jué)得笑一聲哈哈哈。

   在長(cháng)聯(lián)中,常常一邊自排。自排比與自對偶,在古人看來(lái)沒(méi)有本質(zhì)區別。

猜您喜歡

評論區

猜您喜歡的對聯(lián)及詩(shī)文:

對偶

對聯(lián)分類(lèi)

對聯(lián)知識

熱門(mén)對聯(lián)

精彩推薦